主页 > 帮助中心 > 赵跃宇:眼泪
赵跃宇:眼泪

  面对17名外校研究生违规转校风波,湖南大学校长赵跃宇在鞠躬道歉时热泪盈眶。令人不解的是,这眼泪究竟是愧疚,还是委屈呢?

  应该是愧疚。这些转校生被冠以“特殊困难”的帽子,但理由却听上去匪夷所思,比如气候不适、饭菜太辣、油漆过敏。如果这些歪理可以钻透一所重点大学规章制度,直到曝光后和大学的尊严一起晾晒在公众面前,那这位校长真该抹着眼泪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也可能是委屈。媒体调查发现,部分转校生背后有“爹”,有人的亲属甚至亲爹是当地教育或者行政部门官员。这位有教育厅副处长的“情况说明”,那位有退休副调研员“打招呼”,一个地方行政体系下的大学校长难免不弯腰不低头。

  面对17名外校研究生违规转校风波,湖南大学校长赵跃宇在鞠躬道歉时热泪盈眶。令人不解的是,这眼泪究竟是愧疚,还是委屈呢?

  应该是愧疚。这些转校生被冠以“特殊困难”的帽子,但理由却听上去匪夷所思,比如气候不适、饭菜太辣、油漆过敏。如果这些歪理可以钻透一所重点大学规章制度,直到曝光后和大学的尊严一起晾晒在公众面前,那这位校长真该抹着眼泪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也可能是委屈。媒体调查发现,部分转校生背后有“爹”,有人的亲属甚至亲爹是当地教育或者行政部门官员。这位有教育厅副处长的“情况说明”,那位有退休副调研员“打招呼”,一个地方行政体系下的大学校长难免不弯腰不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