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格力 > “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状”背后的故事:盛夏结硕果雪原凝冰花——上
“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状”背后的故事:盛夏结硕果雪原凝冰花——上

  原标题:“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状”背后的故事:盛夏结硕果,雪原凝冰花——上体科技力量助力双残奥

  2021年11月,吴雪萍教授团队代表学校收到了上海市总工会和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授予的“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状”。随着新一年的五一临近,再次提起这项荣誉的吴雪萍教授显得十分淡然:“其实我们对于所谓的个人荣誉并没有特别去思考过,当我们收到总工会传来的讯息时,我们就已经想好了,助力残奥的荣誉要属于我们学校,而不仅仅是属于个人。”

  “如果没有学校给我们搭建平台、提供实验设备、给予认可,那我们的科技助力也相当于是零,所以这个奖,当之无愧属于上海体育学院。”说完后,吴雪萍教授又笑着补充道:“不过当看到他们站在领奖台的那一瞬间,还是非常激动的,感觉这么多年的付出受到了认可。”

  凭借助力东京残奥会上海残奥健儿取得9枚金牌、3枚银牌、4枚铜牌,并打破1项世界纪录的好成绩,被上海市总工会授予“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状”之后,上体吴雪萍老师团队又收到了来自中国残疾人体育代表团的感谢信。

  契机、播种、发芽、结果,吴雪萍老师这样描述着团队工作。从东京残奥会的科技攻关,到助力中国残奥高山滑雪队、单板滑雪队和冰球队在北京冬残奥会合计取得6金12银12铜的骄人成绩。整整18年的付出,看着团队不断扩容更替,新鲜血液不断注入,原本静默的冰原不再沉寂,隐藏在冰壳下的植物开始向上生长,最终迸发出了满目的苍绿嫣红。

  作为项目主要负责人的吴雪萍十分自豪。从2003年在校开设选修课“特殊奥林匹克运动”,到2004年牵头成立上海体育学院特殊奥林匹克志愿者团,再到跟进残奥会科技助力项目,吴雪萍、丁海勇以及团队中一系列的教授、博士生、研究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与努力。

  2002年,上海成功申办了2007年第12届夏季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简称“特奥会”)。特奥会作为专门为智力残疾运动员所准备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当时,其知名度和关注度远不如残奥会和奥运会。可以说是在这次申办活动之后,特奥会第一次由发达国家来到发展中国家,也逐渐出现在了国人的视野中。

  当时,国际特奥会委派一支宣讲队伍来到中国,选择的第一站便是上海体育学院。吴雪萍作为全国50所高校中的参会一员,第一次了解到什么是特奥,“也第一次看见了原来会有那么多残疾儿童因运动而露出笑脸”。便是天真笑靥间,吴老师决定——加入特奥宣讲团。她说:“我想要为这群孩子们做些什么。”

  自此,吴老师在我校组建起一支特奥服务队,进入不同的社区为残疾人士服务。而在当时,特奥会和残奥会的组织工作联系得相当密切,在机缘巧合之下,吴老师也开始慢慢接触到残奥会工作,并于2014年正式成立夏残奥科研助力团队。

  一路走来,许多工作并不像外人看来那么容易,大量的背调、下队与教练员沟通……团队成员需要对运动员的身体状况、训练进程、项目特点,甚至每个运动员的习惯性格都事无巨细地记录下来。

  “有时我觉得我不是科研人员,而是一个从零开始的探索者,每天不断摸索,一点点地去挖掘项目。”吴老师半开玩笑地说道。

  而正是凭借这份藏在时间里的坚持与热爱,吴雪萍老师的科技团队在迎来认可和掌声的同时,也不可避免遇上了自团队成立后最大的挑战。

  在东京残奥会备战倒计时开始后,上海体育学院残奥科技攻关团队便成为了上海市轮椅击剑、田径投掷、轮椅竞速、坐式排球、自行车等项目的科技利剑,这支团队由运动训练学、营养学、体能训练的专家学者,以及在校硕博士研究生组成。

  而团队运行和保障的主要负责人:吴雪萍、丁海勇、韩冬、王村、杨涛、李力等教师,则负责协调组织团队,处理科研工作中的各项事宜,更好地为残奥运动员服务。经过3年多的培养,团队成员数量达到了30余人,并且由教授团队分工细化形成了不同的梯队组织。在几年的项目进度中,团队成员往返于学校和运动员训练基地之中,为运动员提供一对一的体能、技术、康复、心理等全方位覆盖的技术支持与保障。

  在科技保障课题中,针对每一个项目的不同,以及运动员残疾程度、等级的特殊性,团队需要调整每一位运动员的训练方式,制定更具有针对性的训练方案。例如轮椅击剑和轮椅竞速,团队的首要任务,就是对运动员进行评估,发现问题,“逐一击破,寻找解决办法”。

  比如由于残障程度不同,会导致运动员的双侧不平衡。“既要保证运动员的优势侧,还要着力弱势侧的提升”,如果说由于运动员的脊髓损伤造成了后背肌力群力量不足,科技攻关团队则需要有意识地调整训练方案。

  针对轮椅击剑项目,团队在上肢测试后,采取了“三阶段抗阻训练周期”的训练方式。简而言之,就是把运动员的训练周期分为积累期、转化期、实现期,通过这样的训练来达到运动员能力的提升。而对于运动量大、强度高,耗能多的竞速轮椅项目,科技团队则根据不同的训练阶段,将训练分为冬训、春训、夏训以及赛前比赛期,进行训练负荷监控、专项能力评价、甚至于个性化营养方案的制定、专项体能的训练康复等等。

  在东京残奥会赛场上,团队参与服务的项目共获得了9枚金牌,3枚银牌,4枚铜牌,同时打破了一项世界纪录的好成绩,并于2021年11月,获得上海市总工会授予的“五一劳动奖状”。可以说,东京残奥会的团队经历是播撒种子并促之发芽的过程。通过科技助力残奥运动项目,使得中国的残奥事业突飞猛进。运动员们骄人的成绩也让更多人关注到残疾人竞技体育,鼓舞了残疾人群的体育热情,也许这会是最美的星星之火。

  如果把残疾运动员比作树木,那么上体这支科研团队则是园艺师,如何保证树木的正常生长并为之塑形,科学的训练方式和文化学习缺一不可。在一定的程度上,运动员的受教育程度对其职业生涯非常重要。

  一个运动员如果可以提高自身的文化素养和知识水平,对后续的体育训练,自身身体机能状况都会有巨大的帮助。在这样的继续教育基础上再去进行更高层次的进修,也可以给他们提供更多的人生道路选择。“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吴雪萍老师如是说。

  在为东京残奥会项目服务的同时,吴教授领衔的科技攻关团队还接手了另一个任务——北京冬残奥会的科技服务保障工作。

  在前期准备中,科技攻关小组中丁海勇、韩冬、杨涛、尹晓峰、李斐老师等,常常下队与教练进行交流。在实地考察项目的同时,查阅大量文献。团队中还不断有新鲜血液涌入,一批批硕士、博士进入团队,了解最新项目资讯的渠道也因此丰富。“但是真正要做好,还是要扎扎实实走在队伍一线,把科研保障落到实处,才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

  2021级体育教育训练学博士生司贝利与几位同门组成小分队,于2019年7月正式下队到中国残奥冰球队。不断地测试评估训练、制定针对性的训练方案便成了他们每天最基本的工作。“有的队员是单侧小腿截肢,有的是双腿截肢……”有些运动员需要提高敏捷和反应能力,有些运动员则需要提高爆发力和负重能力,这些都需要他们在项目教授的指导下进行一带一的培养训练。

  而司贝利口中说的那份坚毅,也属于那位让他印象深刻的冰球运动员——中国残奥冰球队里的“射手王”——申翼风。“主教练要求想进一步提升他的爆发力和速度,我们就为他设计了一套赛前爆发力、反复冲刺能力的提升方案。”由于申翼风双腿残疾,司贝利特意设计了一个动作,让运动员斜躺在训练凳上,从胸前投掷杠铃片等重物,并且进行上肢推拉爆发力训练,比如负重引体向上等等。

  回忆与冰球残疾运动员近两年多相处中的点点滴滴,司贝利表示:“运动员们或许是遭遇车祸,或是从小因病导致的下肢残疾。也许是因为从生死中走来,所以他们在克服困难方面可能比我们正常人更加坚毅。”

  另外,此次科技攻关团队构建了一个无创的竞技运动训练负荷监控恢复系统。从主观上,在每次训练后,由团队人员询问运动员的感受情况,并监控他们的负荷恢复。从客观上,团队则采取了Omega Wave设备,通过测试运动员的心电图和脑电图。对他们的心率、中枢神经系统状态,心肺功能状态、肌肉功能状态等等进行运算与分析,得出运动员准备状态和疲劳程度。这也是本次冬残奥会科技攻关团队服务的科技亮点之一。

  2022年3月13日,北京冬残奥会正式闭幕,上体冬残奥会科技攻关团队所服务的中国残奥高山滑雪队、单板滑雪队和冰球队,在北京冬残奥会合计取得6金12银12铜的成绩,这无疑又是一份完美的答卷。但在沉甸甸的荣誉背后刻着的,是上体科研团队无数个不为人知夜晚里的坚守。多年的努力离不开主力教授团队的指导,以及一批批上体硕博学子的付出。

  冬残奥高山滑雪队独臂运动员梁景怡刚来上体训练的时候,被高强度的训练和不擅长的人际交往问题所困扰,不善于向他人打开心房。吴教授回忆说:“他是一个非常沉默寡言的大男孩。”近两个小时的心理咨询服务中,心理团队与这个内向的男孩无限畅聊。面对人际交往中他人的善意,这位内向的大男孩“想说,但说不出口。”

  在前期心理咨询后,团队派出相关教师,针对重点运动员进行心理疏导,再由魏佳宁、张明楷两位博士对接。团队鼓励梁景怡从小事做起,尝试和队友多一些互动。“我们给他布置了每日小任务,从每天和队友说五句话开始,然后逐渐来传达自己的善意,也要学会接受他人的善意。”

  之后的训练场上,多了一个默默无闻在体能训练中辅助队友的男孩,原本沉默寡言的梁景怡渐渐开始帮助教练收发器材,面对队友的感谢,他也会点头回应。

  来到冬残奥会,在第一个比赛日结束时,梁景怡在高山滑雪男子滑降比赛中,以微弱差距无缘领奖台,获得第四名。条件所限,团队就在线上为他及时进行个性化辅导。“我们专门派心理学博士,对他进行一对一的辅导。”在第二日男子超级大回转(站姿组)比赛中,这个逐渐打开心房的男孩迎来了自己的冠军时刻——那也是中国高山滑雪队的首枚男子金牌。

  赛后,他在微信聊天窗里和负责对接的老师发来信息:“感谢您对我的开导,我才能稳定发挥拿到金牌。”

  “有些人在接触特殊运动员的时候,会用别样的态度去对待他们。其实他们和正常运动员一样,有些甚至比正常人还要阳光积极。“吴老师反复强调着这句话,”和他们的交流完全不会有任何的障碍,他们乐观的生活态度也带动着我,让我学到了很多宝贵的、在书本中学不到的知识。”

  20多年的相关经验让吴老师十分感慨,从2002年的首次特奥培训起,很多人在这条道路上来了又走,最后坚持下来的人寥寥无几。很少有人始终如一坚守着本心去付出。日夜更替,寒来暑往,一代代上体人在科技助力的道路上风雨兼程、前赴后继。

  吴老师在采访中说:“我很热爱这份工作,也乐在其中。我希望这些孩子可以在运动的过程中获得自信,也许身体的状况很难改变,但希望他们可以通过运动的机会,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我也想让他们知道,当他们离开体育赛场的时候,他的人生还能继续发光发热。”